联合早报

港现任议员是否续任需人大常委会释法


 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  更新时间:2020-07-30 07:24

消息人士透露,港府若押后选举,可援引《立法会条例》等香港法律自行处理,无须北京首肯,但关于如何组成临时立法会,包括本届立法会不足70人,是否需要补选,或需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

易锐民 香港特派员

盛传香港特区政府因应疫情严峻而决定将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举行,现任议员是否续任一年,消息人士透露,这需提请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政界人士分析,北京可借此机会澄清具有外国国籍的港人无权参选及投票。

随着香港每日冠病新增确诊人数不断飙升,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肯定延后。政圈关注的焦点是何时正式公布,以及新一届的任期是否仍是四年。

消息人士透露,港府若押后选举,可援引《立法会条例》等香港法律自行处理,无须北京首肯。但关于如何组成临时立法会,包括本届立法会不足70人,是否需要补选,或需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

据悉,多名港府高官周二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应否押后选举,会上倾向推迟的官员较多,但未作任何决定。有官员建议尽快宣布延期,也有人以新加坡为例,认为应如期举行。

最终,港府高层在前晚拍板决定最少延后一年,至于解决议会“真空期”的方法,仍需待下次行政会议决定。

消息人士指出,押后选举乃严肃的决定,官方须向公众解释理据,特别是为何新加坡可如期投票,而香港不行。

本身是资深大律师的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指出,根据《香港基本法》第69条,立法会除首届任期为两年外,每届任期为四年。但第一任特首董建华在第二任期中途离任时,全国人大释法决定只补足余下任期。因此,他相信下届立法会任期变为三年。

他说,无论港府引用哪条法例,都会造成更深一层的法律争拗;而由北京出手,则被视为政治干预,可能引来国际更大反应。因此,他建议只押后二至三个月,再决定下一步安排。

分析:无须考虑外国反应

但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无须考虑外国反应。他说:“今时今日的国际环境,不论中央政府也好或特区政府也好,是不会特别考虑美国或西方国家反应。”

他又称,若选举真的延期,北京非出手不可,单靠香港本地法律或未必有足够依据避免受司法复核。全国人大常委会可根据制订《香港国安法》的程序,以“决定”方式将选举押后。

“蓝丝”阵营欢迎港府押后选举的决定,并指出选在提名期结束后才宣布押后,是非常好的方法,因变相让签了确认书不搞港独的“黄丝”参选人,须“守行为”一年。

而且,在未来一年,不排除全国人大再释法,让那些以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入籍英国的香港人,失去《香港基本法》第26条订明享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按照身兼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的建议,北京甚至可澄清,目前数十万名具有外国国籍的香港永久居民,将来无权参与香港的选举及投票。

另外,目前长期居住在中国大陆的数十万港人,则可在疫后返港投票。

在此消彼长下,本来选情暗淡的建制阵营将可打翻身仗。因此,港府决定延期选举,对建制派而言是一石数鸟。

多名“黄丝”参选人批评港府和北京押后选举,形容有关决定是建制阵营“大合奏”出来的成果,是一个预早知道的结局,问题只是延期多久,及如何处理立法会“真空期”。

他们担心,若港府委任本届议员做多一年,泛民主派将处于两难境地,若接受委任就等于接受人大释法;若不接受,则港府委任建制派进入立法会,对未来一年的政府法案将予取予携。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