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香港特稿:数字人民币入港筑金融战线


 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  更新时间:2020-09-06 08:11
 中国加快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试验进程,着眼点是中美随时开打的金融战。图为香港外汇兑换商展示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志。(彭博社)

港人港事

易锐民

中国商务部8月14日宣布,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28个政经发达城市,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计划。中国加快推行数字人民币的试验进程,显然与中美关系日益紧张有关,着眼点是中美随时开打的金融战。使用数字人民币和电子支付有何不同?当香港人开始习惯使用电子支付之际,北京突然出台这项决策,这将对香港产生哪些影响?

在香港一所爱国学校任教的何老师刚年届60岁,就在社交媒体的群组内宣布:“我退休了!”

他有个游遍中国大江南北的计划,但心中有个疑虑:怎么使用数字人民币?

何老师早在两年前在深圳碰过尴尬场面。他如常在香港兑换人民币,然后到深圳的餐馆消费,结账时拿出一张百元人民币,年轻的收银员拿起钞票仔细打量,好像从未见过一样,最终经理出来才把钞票收下解围。

后来,何老师决心在深圳开银行户头来绑上微信支付,以应付将来的旅游需要。但深圳开户须出示当地的住址证明,绑上电子支付时还须有大陆手机号码,何老师觉得很麻烦就放弃了。

去年,中国银行(香港)推出“大湾区开户易”服务,只须到香港的中银分行,即可申请深圳的中银户头,同时可绑定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他第一时间开通了,可惜陆港关口受冠病疫情影响而封闭,至今还未能正式使用。

过去一年,何老师在香港也开通了港版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习惯以电子钱包取代现金交易。

8月14日,中国商务部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宣布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28个政经发达城市,进行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试点。

这个消息令何老师非常疑惑,到底数字人民币和港人开始习惯使用的电子支付有何不同?为何北京突然在这时候推出这项国策,它将如何影响香港人?

数字人民币与电子支付差异

表面看来,数字人民币与电子支付最大分别就是,前者由国家发行,是真金白银的货币,直接输入每个人手机的电子钱包内,代替钞票进行支付。至于现行的电子支付,则是私人的虚拟货币商业交收,即买卖双方结清交付和收受的手续。

但这项决策的背后,其实涉及北京为可能开打的中美金融战做出的应对准备。

中国四大银行正大规模测试数字钱包应用,为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实进行测试准备,部分员工已开始用于转账、缴费等。数字人民币还有一大优势,可以无须网络仍可进行离线支付。

使用电子支付时,用户有时会遇上一些尴尬场景:比如在没有网络的地下停车场缴费,或者在信号不佳的飞机、邮轮上购物,除非身上有现金,否则连买一瓶水都很困难。使用中国人民银行(简称人行)的数字人民币就可避免这类窘境。

数字人民币到底有多厉害,目前还不知道。但中国媒体已列出各种可能的便利性,包括无须网络和信号,只要两个手机相互碰一碰,就能实现转账或支付等等。

人行:数字人民币可满足匿名小额支付

香港的“黄丝”学者立即提出警告,人行的数字货币将令港人失去隐私,因为所有交易资料都被人行掌握,甚至港人在大陆会被设定信用评级,当评分过低,随时被拒绝消费。

但人行有关部门已提出保证,由于数字人民币不依赖银行账户,只要是合理合法的小额支付,数字人民币可满足人们匿名支付需求,从而保护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

人行还提出,希望新的数字货币能降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数字支付领域的主导权。去年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率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率也超过七成。

总部位于北京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则显示,尽管受疫情影响,2020年首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仍超过53万亿元人民币,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分别占据55.4%和38.8%。

加快试验进程 中国为金融战备战

中国在这时候加快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试验进程,当然与中美关系日益紧张有关,并非要与腾讯和阿里巴巴争抢这笔数以万亿元的支付生意,着眼点是中美随时开打的金融战。

美国最强武器就是利用全球各方对美元的依赖,以限制使用美元来惩罚对手。外界判断,早晚都轮到中国遭殃。事实上,欧洲国家早已建立非美元的INSTEX交易机制,绕过美元结算系统与伊朗进行交易;而北京则决心加快开发数字人民币。

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在推动数字人民币境外运用方面,可为中国做出很大贡献。然而,香港金管局等有关部门似乎仍未积极与大陆有关部门沟通,探索率先在港开展数字人民币交易的试点。

相反,愈来愈多香港“黄丝”危言耸听,提出北京若想利用数字人民币掌控一切,最终只会是“痴人说梦”。因为,如果用电磁爆(EMP)的技术袭击银行电脑系统,可一举消除所有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交易、转账、支付的记录。

而且,美国目前拥有超级领先、更快和更强的电脑系统,或可使用量子计算器和更先进网络,破解和摧毁数字人民币系统。

当北京正忙于部署“去美元化”,有意通过数字人民币来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时,这些香港“黄丝”则加速推行“去中国化”,不但高铁“一地两检”、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等受猛烈攻击,近期北京派出支援队支持香港抗疫及建设方舱医院,也被污名为“基因送中”“建集中营”。

在对抗氛围还难以消除的情况下,即便已经施行《港区国安法》,北京想在香港推行数字人民币试点,相信将困难重重。

中美新冷战下的香港金融中心角色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座副教授沈旭辉日前在港报撰文,以“中美咸淡水交界(brackish water junction)的金融堤坝”,来比喻大陆和香港在金融方面的关系。

他认为,无论立场如何(“黄丝”或“蓝丝”),要预测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都必须冷静分析中美新冷战下“海流”(咸水)与“河流”(淡水)的趋势,以及香港自身制度优势,才能走下一步。

他强调,北京只有在香港发行数字人民币,才可以增加香港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增加中国的外汇储备,以及确保人民币国际化,摆脱对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依赖。

然而,一场修例风波加上中美正面冲突,让《港区国安法》快马加鞭在7月强势催生,引发部分舆论质疑香港是否还能保持自身的特殊地位。

“黄丝”学者在过去两个月内一再唱衰,指香港已面目全非,正走向“一国一制”,成为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

但现任香港行政会议成员的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坚持,香港在一国两制的安排下,加上健全的货币金融体系,将是大陆与外地间资金融通的理想场地。

支持《港区国安法》的任志刚还强调,国际投资者、融资者和金融中介机构人员,都希望在一个安稳的社会环境中工作和生活。

事实上,在中美出现新冷战迹象的当下,北京要开拓空间,不仅要人民币国际化,港元也应进一步在东亚、东南亚区域化。港元凭借与美元挂钩,也可在中国金融体系中发挥应对美元体系的作用,辅助人民币的国际化与去美元化。

建设科技金融中心 深圳比香港更有希望?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上月底出席吹风会时称,数字人民币没正式推出时间表。值得注意的是,他提出的内部封闭试点包括深圳、苏州、雄安、成都,以及未来的冬奥会场,其中不包括香港。

刚满40周年的深圳特区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深圳人已经深信它是一个“未来之城”;至于香港,还纠缠在政治漩涡之中,到底未来怎么走,没人看得透。

深圳和香港最大不同的是,深圳的发展有官方指引,香港没有。最近给予深圳的指引包括:人行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深圳市制定《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行动方案》等。

简单来说,深圳在建成高新科技重镇之后,正计划将“深圳制造”推至“深圳创造”,建设科技金融中心。按上述指引,在未来五年至10年后,应可见到一个绿色的科技金融中心在深圳出现。深圳的雄心壮志是:立足深圳、服务大湾区、辐射全国、影响全球。

与之相比,香港经济在逆水行舟。在疫情之外,香港还要面对修例风波的后续影响、中美地缘政治,以及美国对香港实施的制裁措施等。部分跨国公司已经表态,要将区域总部迁出香港。

其实,香港近年也在推动金融科技平台的发展。金管局至今已批准八家虚拟银行,证监会也向许多金融科技公司和在线经纪商授予各类牌照,但这些动作微不足道。

大湾区城市置业首选深圳

近期,除不少香港“黄丝”表示要移民英国、澳大利亚和台湾外,也有不少“蓝丝”坦言宁愿到大湾区生活,其中以深圳最受欢迎。

香港城市大学MBA课程协理主任陈凤翔分析,深圳各区正按规划发展为金融、科技等各类中心,加上北京将深圳定位提升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因此深圳也是大湾区“9+2”城市中置业的首选。

但他同时指出,港人过去30年在大湾区较偏远城市买楼,为退休生活作打算,这种退休模式将来可能要提高预算,因为随着大湾区经济高速发展,当地通胀也会升温。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