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反修例运动期间15岁女生浮尸海面案 裁定存疑


 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  更新时间:2020-09-12 07:23
去年10月17日傍晚,在香港无线新闻播出的独家访问片段,何姵谊表示,她认为女儿是自杀,呼吁大众不要再揣测陈彦霖的死因。但有港媒及外国媒体提出证据指何姵谊并非陈彦霖的母亲。(电视截图)

由两男三女组成的死因庭陪审团,昨天退庭商议约四小时后,一致作出上述裁定,指出因遗体腐化而无法确定陈彦霖的死因。至于死亡时间,判断为去年9月19日晚上至9月20日期间,死亡地点不详。

戴庆成 香港报道

曾经参加反修例运动的香港15岁女学生陈彦霖去年浮尸海面,死因裁判法庭昨天裁定“死因存疑”。受访法律界人士认为,社会各界对陈彦霖的死因一直有争议,死因庭的裁决“说了等于没说”,无助消除社会撕裂。

由两男三女组成的死因庭陪审团,昨天退庭商议约四小时后,一致作出上述裁定,指出因遗体腐化而无法确定陈彦霖的死因。至于死亡时间,判断为去年9月19日晚上至9月20日期间,死亡地点不详。

陪审团同时作出两项建议,包括建议医院管理局检讨青少年精神科会诊跟进机制,以及建议卫生署法医科日后遇到同类案件时,要化验香港水域的硅藻。

负责案件的死因裁判官高伟雄听取裁决后指出,对这起事件感到非常难过,指陈彦霖生前修读她喜欢的课程,但离世前遇到的事情不太好,他对此感到遗憾。

高伟雄向到庭旁听的陈彦霖母亲何姵谊表示,陈彦霖对朋友和家人很好,即使与家人有小争执,但心里其实对家人很好,希望何姵谊能恢复正常生活。何姵谊点头,并用纸巾擦眼泪。

高伟雄还说,知道公众都相当关注这起事件,也感谢陪审团努力找出真相,但很多时候即使尽了力也无法找到真相。希望这次死因研讯能够解答公众的疑虑,还何姵谊一点公道。

何姵谊过后接受无线新闻台查询时表示,无论死因庭作出什么裁决她都不会评论,希望事件可以告一段落。

何姵谊说,自己失去女儿后,过去一年还无端被人批评、质疑,心里实在很难过。她说,自己不需要出名,只想尽快了结事件,可以恢复正常上班,与家人安静地生活下去,不需要身边的人照顾。

陈彦霖是在去年9月22日,被发现赤裸浮尸在将军澳魔鬼山一带海面。警方指她身上无表面伤痕,也无被性侵迹象,相信死因无可疑。但由于陈彦霖遗体被发现时全身赤裸,加上有报道指她生前是跳水好手,以及曾参与反修例运动,有人因此认为此案很大概率是他杀,况且何姵谊也不是陈彦霖的生母。

在过去一年的社会运动中,陈彦霖一直是代表牺牲者的重要标志之一。

裁决消息传出后引发网上两派热议

死因庭陪审团昨天裁决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在泛民网络讨论区大本营“连登”,有网民声言,这次裁决证明警察从来没有认真查案,而真相已经给警察埋藏了。但在建制派主导的“香港讨论区”,则有网民批评裁判官只给两个选项供陪审员二选一,陪审员在没有选择之下只能选“死因存疑”。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陈晓锋博士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香港社会过去一年对陈彦霖的死因出现激烈争辩,于是政府决定召开死因庭研讯。但裁决结果是“死因存疑”,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无助修补社会分歧。

陈晓锋指出,陈彦霖事件发生后,刺激反修例运动进一步发展,并且不时有悼念陈彦霖活动。这次裁决结果公布后,部分反修例人士仍会相信陈彦霖是被害的,使这起事件继续成为社会运动炒作的议题之一。

陈晓锋相信,警方对此事件的处理是根据程序进行的,但没有考虑到当时的政治氛围,结果被港人质疑草率处理。他认为警方有必要从事件中吸取教训,日后在调查一些敏感案件时应增加透明度,以及多向公众解说。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