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香港特稿:社会秩序恢复但仍暗流汹涌


 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  更新时间:2021-02-21 07:42
香港特稿:国安法实施近八个月 社会秩序恢复但仍暗流汹涌

港人港事

插图/何汉聪

《香港国安法》去年6月30日实施后,香港街头的游行示威活动烟消云散。

反修例运动期间一再挨打、被“起底”的爱国人士顿感扬眉吐气,

民主派人士则纷纷被捕、被控甚至潜逃。

但专家受访时强调,《国安法》解决不了香港社会与经济的深层次问题,

许多港人心里仍充斥着对政府的怨气,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去年今天(2月21日),香港反修例运动仍未退潮,一批示威者中午时分在铜锣湾时代广场集会,和数名支持政府的市民发生冲突。一名在现场拍摄的亲建制派中年女子被围殴至血流满面,瘫倒在地。

这名女子叫蓝雪宝(56岁),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因鲜明的反港独姿态,被亲北京媒体称为“正义姐”。她近日回想起去年被殴的情景时仍心有余悸,申诉后脑勺、头部左侧及左眼角至今仍留有伤疤,有时候半夜还会从睡梦中惊醒,脑海中尽是被示威者殴打的画面。

回溯2019年6月初,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触发大批港人上街,游行示威浪潮一波接一波。部分黑衣示威者更不时在街头肆意堵路、纵火。蓝雪宝是亲政府的建制派人士,一向高调发表支持警察言论,在那段日子里,她不时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胁。

但令蓝雪宝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在铜锣湾时代广场被殴的情景,而是2019年10月3日出席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和人士宣布成立“禁蒙面法推动组”记者会的经历。

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忆述,记者会原本在湾仔一家酒店举行,但酒店在上午10时突然通知主办单位取消出租场地。蓝雪宝说:“因为当时社会气氛很紧张,连警察出门也会被示威者殴打。酒店担心得罪反修例分子,会被黑衣人对付而不敢租借场地给我们。”

记者会只好改在当天下午在立法会的一个房间举行。蓝雪宝一个人从住家召德士去政府总部。期间,主办机构负责人心急如焚,不时打电话问她到了哪里,是否可以顺利来到会场。记者会后,她与家人的个人资料被“起底”放到网上,饱受网民欺凌。

“为何我们爱国人士在香港不能堂堂正正站出来发声?”说到这里,电话另一端的蓝雪宝不禁哭了出来。

鉴于香港回归20多年来,政治冲突、社会矛盾越发激烈,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大会在去年上半年决定通过《香港国安法》,并于6月30日晚生效。近八个月过去了,蓝雪宝认为,整个香港社会的风气发生了巨大变化,成功遏止了“黑暴歪风”,“国安法产生强大的震慑力,许多黑暴分子不敢出来,爱国爱港的声音终于可以发出来!”

根据香港警务处今年2月初公布的数据,去年与修例风波相关的案件例如纵火、刑事毁坏、暴动或非法集结等罪行,按年大跌25%,反映修例风波引发的暴力、违法情况有所缓和。

民建联调查:逾七成市民认为国安法有助恢复社会秩序

亲北京的香港建制派政党民建联,去年底以电话抽样访问逾千名18岁以上市民,结果显示,逾七成受访者认为《香港国安法》有助大幅减少暴力事件,让社会恢复秩序。

归根结底,香港社会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迅速恢复稳定,很大程度上和警方根据《香港国安法》先后拘捕了多名民主派头面人物有关。资料显示,《香港国安法》自去年6月底出台后,警方至今已拘捕97人,其中四起案件冻结逾6500万港元(1112万新元)资产,包括《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内的八人,已被当局检控。

去年上半年传出北京决定订立《香港国安法》后,网络上随即流传一副“坐牢扑克牌”,每张扑克牌印有一名香港民主派人士的头像,并列出他们的姓名及指控,一共54人上榜。当时已有人猜测,他们都是当局锁定的拘捕目标。

事隔六个多月,扑克牌的54人中,已有31人被检控,其中六人因潜逃被通缉;而牌面的双“鬼王”(大王和小王)黎智英及李柱铭,更面对不同控罪等候审讯。

其余23人虽没被起诉,但也变得低调,有至少两人更已悄悄离开香港。他们是专门协调泛民选举的组织“民主动力”首任召集人郑宇硕出走澳大利亚,以及被指为泛民阵营出谋献策的学者沈旭晖,目前身在台湾。

有民主派人士表示,警方今年年初大规模拘捕55名组织及参与去年泛民内部初选的民主派人士,指他们涉嫌干犯《香港国安法》下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后,民主派阵营已感到警号敲响,相信在当前政治环境下,人人都有被捕及被控的风险。部分泛民人士选择潜逃海外,另一些则担心资产遭审查或冻结,决定低价放售物业折现,为自己及家人铺好后路,甚至是为出逃提前作好准备。

在去年民主派初选活动中担任策划角色的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区诺轩早前因为参加民主派初选已被港府拘捕。此外,他还涉及三起案件,包括袭警案的定罪上诉、涉违《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以及涉组织及参与前年“八一八”维园流水式集会。

较早前,区诺轩已将自住逾10年的居所以低于市价沽出。他慨叹,自从2019年8月底首次被捕后,他就终日生活在惶恐中,“每日都忧虑是否有警察拍门,忧虑人生还可以跌到什么地步”。一连串官司缠身,令区诺轩心力交瘁,日前终于在法庭上对“八一八”未经批准集结案表示认罪。“不断面对官司,法庭维护不了权利,我还有什么力气在庭上说话?”

区诺轩表示,近日他受访时刻意谨慎说话。“我已经不敢再写文章,因为在目前的环境,多说一句便多一分危险。”他目前视面簿为人生的全部,“我连自己都顾不好,真的没有条件理会社稷”。他说,愧对家人,没有尽责奉养父母,司法诉讼也影响了生计。

作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个体,区诺轩透露难以求职,如去年初原本有一所大专院校要聘他当讲师,已签署合约,连学校电邮也已设立,但职位在开学前临时取消。接连被捕后,区诺轩被警方检走三部手机,他只好向朋友借用旧款手机。现在就连个人财富保障,他也失去信心。

虽对暴力示威有阻吓作用国安法也令港人质疑法制

《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虽然对暴力示威发挥了阻吓作用,但也令港人对香港司法制度开始产生怀疑。香港民意研究所一项调查发现,近六成(59%)受访者认为,多名被控违反国安法的人不获保释并不合理,认为合理的受访者只有32%。

“我们香港人”计划名誉总监梁启智分析,调查结果反映《香港国安法》下社会质疑司法制度。以往港人认为一旦被捕、被控,结果就是对簿公堂,但现在却可能面对“未审先坐(牢)、不知要坐多久”的困境。

香港民意研究所去年年底发表的最后一份民调报告,研究港人对特首民望及过去一年的快乐程度等项目。调查结果显示,近六成受访港人坦言过去一年并不快乐,快乐净值为负45个百分点,创下自1992年开展调查以来新低。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锺剑华认为,林郑政府过去一年不重视民意,例如疫情初期公众希望封关,当局却与民意“对着干”。《香港国安法》实施后,更令市民有感香港“一国两制”已死,“看不到有曙光”,所以无法快乐起来。

事实上,自从《香港国安法》推出后,香港社会深层次矛盾仍未解决,加上近年连串社会及政治事件等,进一步凸显政府管治方面的不足,市民对香港前景的担忧亦再次出现,新一轮移民潮也浮现。

调查:近三成港青打算移民

香港青年协会青年研究中心的“青年创研库”去年12月8日至13日访问了525名青年。结果显示,29%打算移民或移居外地,首三项原因分别为香港实施《香港国安法》、政府管治令人失望,以及社会撕裂严重。

除了欧美,台湾是最多港人选择移民的目的地之一。彭博通讯社引述台湾移民局最新数据显示,在2020年有超过1万零800名港人获得台湾居留证,比2019年增加一倍,更是30年来继1989年“六四事件”后新高。

Smart2Go移民平台首席移民顾问余伟龙指出,实施《香港国安法》之后,港人对移民的需求大增,去年台湾针对港人移民的新政策一出台,该公司每天收到约30个查询,大多数港人想移民的原因就是担心《香港国安法》。

更令人担忧的是,《香港国安法》生效后,社会表面上似乎逐渐恢复了秩序、风平浪静,实则底下仍然暗流汹涌。许多港人内心仍然充斥着对政府的怨气,随时可能再爆发出来。

2月8日,香港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就拘捕了两名“炸弹党”成员,检获23.5公斤爆炸品原料、遥控器、电枪、弩箭等武器,以及“港独”文宣单张和黑暴装备,揭发有港人计划在除夕发动炸弹袭击,首选目标疑为人潮密集的花市。

消息人士透露,不排除这批爆炸品原材料,是过往暴力示威活动期间被人收藏,且怀疑原材料是大学实验室被占据时的失物。警方正全力追查物品来源,以及调查持有者是否打算将材料用于暴力示威活动,甚至是针对特定目标。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陈晓锋博士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从效果上看,《香港国安法》确实填补了香港在国家安全法律方面的漏洞,香港过去八个月里,最大的变化就是社会秩序恢复平静,街头暴力和社会运动都暂时消停了。

但他也强调,《香港国安法》解决不了香港所有问题,香港存在许多问题还有待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改变旧思维,用实际行动来赢得市民的支持。

陈晓锋认为,若要缓解港人的怨气,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应该主动走入社区了解民生、体验民生,以及服务民生,这样才能真正了解市民的所思所想所怨,才能更好地推出政策,对症下药。

他说:“比如原来的地区民政专员具有了解社区民意的作用,现在给市民的印象确实只是为了选举。未来可否考虑多发挥地区民政专员在收集民意和缓解民怨方面的作用呢?”

除了上述措施,陈晓锋认为当局也要设立机制让市民有渠道可以“出怨气”。比如通过设置主要官员的“市民信箱”,一方面让市民有机会可以直接向主要官员提出批评建议,另一方面也让官员了解市民想法,“事实上,全世界电子政务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技术上也不难实现,关键在于官员能否更好地运用科技来提高政务服务水平。”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