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公职人员贪腐200万买动漫手办 中纪委机关报批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20-07-16 08:16

河南省工艺美术学校原会计谢屾贪腐案查处场景日前曝光,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谢五年内篡改200多人次工资数据,贪污30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59.6万新元),竟然换来了一屋子的塑胶“钢普拉”(高达)手办,网络游戏充值也花了几十万元。

据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一段时间以来,由热衷网络游戏、网络赌博、网络打赏、网络动漫等引发的贪腐案件时有发生。涉案人往往沉溺于网络,乐于为喜欢的玩具一掷千金、为网络游戏打造最强装备,也“享受”着畅快淋漓的豪赌人生。他们把人生当“游戏”,不惜拿幸福的生活和体面的工作下赌注,跨过贪腐的红线,最终输得彻彻底底。

为了在游戏中“呼风唤雨”,浙江省衢州市卫健委财审处原出纳张嘉琪重金购买游戏装备,有时一个装备就花好几万元,短短一年多时间,他透支借贷充值,欠下百万元债务,在父母为其卖房还债后仍不收手,反而利用职务便利虚构维修费等业务支出。四川省天全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原主任史某某在借债总额接近290万元时幡然醒悟,他玩的网络游戏根本就是网络赌博,从来就没有“馅饼”,有的只是“套路”和“陷阱”。

在云南省广南县坝美镇阿科村委会公益性岗位工作的王某沉迷网络赌博,从竞猜时间较长的赌球到即玩即开的“快乐飞碟”都玩了个遍。当挪用的40万元公款全部被网站吞噬时,王某才意识到,那些都是老百姓的养老钱和救命钱。

湖北省随县安居镇中心学校会计盛某迷恋网络直播,为了得到主播的“青睐”,他自称武汉某制药厂的老板,出手豪爽,每天充值二三万元,在套取的1600多万元公款中,竟有近1300万元用于打赏女主播。

值得关注的是,许多涉案人或是曾经的“学霸”,或是业务骨干,是什么让他们被网络游戏、赌博等深深吸引,走上贪腐的不归路?

“感觉自己像吸毒一样,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谢屾说,自己之所以这么贪婪主要是因为玩物丧志。在网络虚拟世界里,酣畅的拼杀使生活工作压力得到释放,“称王称霸”“层层升级”让他找到了所谓的自信和成就。

猎奇、虚荣又经不住诱惑,是涉案公职人员的另一特征。“拿着钱买了自己心仪的、比较贵的东西之后,满足了一种虚荣心。”在虚荣心、征服欲作祟下,为了强撑面子,消费完全超出自身实际能力,于是就打起了侵吞公款的算盘。

梳理发现,很多涉案人都是会计、出纳或是掌握着资金审批权的干部,在他们放弃“奉公守法、不做假账”的职业操守之时,财务管理制度、监管手段等也没有起到应有作用。贵州省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一出纳请产假后,相关负责人安排会计张艺同时兼任出纳工作,在8个月的时间里,张艺以套取和收款不入账的方式非法占有社保资金41万余元。湖北省随县安居镇中心学校本由盛某、徐某分别管理“录入岗”和“审核岗”,但由于出纳徐某年龄较大、不会使用计算机,财务系统均由盛某一人操作。自己录入自己审,盛某轻轻松松以发放教职工绩效工资、发放退休教职工生活补贴等名义虚报、多报用款计划,最终“蚂蚁搬家”似的将该校结余资金1600余万元啃食殆尽。

监督缺失、账目核查不严不细也让贪腐者有机可乘。在湖南省祁阳县茅竹镇社会救助和劳动保障服务站,医保金和养老保险金收取、保管、上缴工作均由李新辉一人负责,在缺乏监督的情况下,李新辉首次挪用金额就达87万余元,先后共席卷公款300余万元。贵州省织金县经济开发区财政局原出纳王红梅,通过扫描、修图等方式伪造银行对账单,便可“轻松”应对会计月初的做账、对账。

“案件警示我们规章制度不能只写在纸上、挂在墙上,信任也不能代替监督。”祁阳县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县以案为鉴,严查监管中的盲点和漏洞,对全县医保款收缴情况开展专项清理整治,进一步完善财务规章制度,加强单位资金账户管理,规范岗位设置和分工。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