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巴林以色列建交见沙特身影 中东的新三国志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20-09-15 17:38

01观点

巴林上周五(11日)宣布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为继阿联酋后一个月内第二个波斯湾国家与以色列建交。美国总统特朗普率先邀功,称此为中东和平进展的历史性突破。特朗普此时连下两城,接连为以色列添得阿联酋、巴林新邦交,自然是为其参差的外交成绩表上加分。然而与其是特朗普及其主导中东政策的女婿库什纳近年从中捭阖纵横的功劳,此一外交突破更多反映出近年中东三大板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伊朗的连横合纵。

地处波斯湾西岸的岛国巴林,位于中东两大强权沙特阿拉伯及伊朗之间,其人口分布亦反映出此逊尼、什叶两大宗派的拉锯。其虽为伊斯兰世界中少数什叶派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其统治阶级却为清一色逊尼派精英,并形成国内不稳定因素。2011年阿拉伯之春由突尼西亚席卷整个中东,巴林亦不能幸免,受到群众示威要求民主改革以及什叶派平权等诉求。深感恐惧的巴林国王哈马德借邻国沙特及阿联酋军警镇压示威,自此巴林实际上已成附庸国。

沙特的阿拉伯包袱

沙特阿拉伯与美国的结盟关系可追溯自二战,战后美苏冷战蔓延中东,为抗衡亲苏的埃及纳赛尔政权,美沙同盟更加牢不可破。而1979年伊朗革命后,美国及沙特为对抗伊朗的中东扩张更合作无间。不论是八十年代的两伊战争,以至近年的黎巴嫩真主党组织、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也门胡塞武装份子,沙特与伊朗地区冲突日益加剧,亦令沙特跟既是美国坚实盟友,亦是区内另一强权以色列愈走愈近,逊尼派第二大领袖阿联酋及巴林先后建交,早是有迹可寻。

以色列自1948年在阿拉伯五国围攻之下立国,数十年来多次击退邻国犯境,已确立其为中东的一方强权。虽然阿拉伯兄弟巴勒斯坦人家园长期被占,数以十万人流离失所散居各地,但阿拉伯诸国面对拥精良武器及军队,兼有华府撑腰的以色列,亦显得无能为力。埃及在纳赛尔死后萨达特弃苏投美,在1978年签订《大卫营协议》,成为首个与以色列建交的国家。其后以色列与阿拉伯邻国关系逐渐解冻,于1994年又在克林顿穿针引线下与约旦建交。

虽然埃及、约旦早已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沙特亦在对付伊朗上与以色列有情报及外交上的非正式合作,然而作为阿拉伯世界的一哥、逊尼派的大佬、麦加及麦地那两座圣城的监护人,利雅德贸然与以色列建交势必惹来全球穆斯林背弃巴勒斯坦人的骂名。因此尽管阿联酋、巴林先后投向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似乎仍有一大段路要走。两个波斯湾国家与以色列建交,同时也是向特朗普做个顺水人情,为其外交成绩表加分。

沙特记者卡舒吉2018年在沙特驻伊斯坦堡领事馆被杀一事,引起国际掀然大波,更令美国政界极为不满。当时便有评论提出大胆想像,美国实在无必要死抱沙特此一盟友,蹚沙伊两大强权争霸的浑水,甚至或可寻求与德黑兰和解。然而随着伊朗在美国制裁下日益倒向中俄,而中美新冷战的阴霾日益浮现,美伊解冻的难度愈来愈高,另一边厢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及王储穆罕默德的三角关系愈加稳固,也令沙伊对立的格局似乎渐扣上了中美争霸的背景。

不论11月3日是拜登胜出抑或特朗普连任,沙以两大强权愈走愈近,共同对付伊朗的基调难以有所逆转。在此局势下华府亲沙以远伊朗的策略亦不可能出现大变局,当德黑兰被迫更加依赖中俄,中东会否在沙以伊旧三国志之上再演一场中美俄的新三国志,未可知也。不过在此大国博弈的丛林法则下,沙特进一步倒向以色列,牺牲的却是面临被全面吞并的西岸巴勒斯坦人。所谓穆斯林的兄弟情谊、阿拉伯盟邦的同气连枝,在现实利益之下形同笑话。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