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市委书记被省主要领导当众批评后坠落


 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  更新时间:2020-12-31 09:12

12月30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章剖析甘肃省酒泉市委原常委、敦煌市委原书记詹顺舟严重违纪违法案。

詹顺舟1966年9月生,安徽桐城人,已于去年2月卸任。他此前一直在甘肃工作,曾主政酒泉市下辖的两座历史文化名城——玉门、敦煌。

据公开资料,詹顺舟早期曾任兰州市政协秘书、甘肃省经济协作办公室秘书。2001年,他调任酒泉,任原酒泉地区酒泉市委副书记,2002年设立地级酒泉市后,他担任肃州区委副书记。这一职务他仅仅工作了2个月,即升任县级玉门市市长。

任玉门市长4年后,2006年5月,他再次担任秘书岗位,任酒泉市政府党组成员、市政府秘书长,2009年7月他重返玉门,当了一年多的市委书记,期间升任酒泉副市长。

2011年,詹顺舟离开玉门,调任敦煌市委书记,并于次年任酒泉市委常委。在敦煌市委书记岗位上任职长达7年多。2019年4月,詹顺舟被查。

据报道,在詹顺舟的蜕变过程中,有两个重要节点不能不提。第一个是在2006年。那年5月,詹顺舟由玉门市长调任酒泉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3个月后,酒泉市举行市委常委换届,詹顺舟满心以为自己肯定能选上常委,结果却未能如愿。想要仕途上更进一步的詹顺舟对此意志消沉,怨气满腹。有朋友趁机劝他下海经商,他有些心动,但又心有不甘。于是一有时间就与私企老板接触,吃喝玩乐,灯红酒绿,就像换了个人,全然忘记了纪律规矩。

“他这个人很偏激,看待问题总是从个人出发,凭个人感觉,加上他很自负,又有很强的权力欲,所以不能客观看待组织的人事安排。”办案人员说。

第二个节点是在2016年4月,作为敦煌市委书记的詹顺舟加紧筹备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时任甘肃省主要领导到敦煌视察后,当众批评了他,让他觉得受到当头痛击。于是他又故态复萌,想到下海经商,准备办完文博会就申请调回兰州,办病退。自认为仕途无望的他自此开始疯狂敛财,以前不收的钱收了,过去不拿的钱也拿了,彻底“破罐子破摔”,他的巨额贿赂近一半都是在此后收受的。

上述报道称,詹顺舟长期在为官从政和下海经商之间摇摆不定,面对一次升迁未能如愿和省领导个人一句批评便意志消沉,抛初心、弃使命,利用手中权力敛财,为经商当老板做准备,毫无政治定力、政治立场可言。

“从农村一路走来,经历那么多的艰难困苦,等过上了好日子,自己掌权了,就把那些忘了,慢慢地自己就变了,变化于无形之中。”詹顺舟忏悔道,党的十八大后他仍不收敛、不知止,反而变本加厉,共收受30人贿赂3600余万元,其中2016年6月一次受贿数额即达800万元。

甘于被围猎后,詹顺舟心中开始有了“一杆秤”,不过这个“秤”不是称自己的职责,而是用来称自己的经济收益。他会按照不同工程项目的获利比例,心中盘算定下收钱的数目,如果哪个老板送的少了,他会以不同方式进行暗示,或者干脆当时推托不收,事后再找机会索要,直至达到心中预期为止。某老板在詹顺舟的帮助下,承揽了敦煌市数个工程,获利颇丰。他连续几次给詹顺舟送去几十万元,詹顺舟都以“你先放着”“以后再说”等借口推辞了,过了一年多,詹顺舟以买房缺钱为由,一次向他索要230万元。

詹顺舟收受的部分现金

詹顺舟有两大爱好。一好玉石,经过多年的“把玩”,詹顺舟自诩是懂玉的行家,商人老板和干部送来的玉他先自己鉴定,认为好的才收,不好的就当场退回去,让对方重新购买,或者明示到他指定的店铺去买,当然最后的结果是,购玉的钱辗转腾挪进了他的口袋。二好打麻将,对此老板们自然“心领神会”,争相陪着打牌,变相输送利益,詹顺舟则“只赢不输”,欣然接受。为了提高效率,他有时会一晚上安排两个甚至几个麻将场,把这个桌子上的钱扫光后,赶到另一个场子接着“捞金”。

詹顺舟收受的部分玉石

谈及这些爱好,詹顺舟说:“我一开始是没有什么爱好的,都是老板培养起来的,一开始人家跟你一块玩,给你送点小东西,玩着玩着就上瘾了,和商人老板也成了朋友,最后越套越深,就像‘温水煮青蛙’。”

为逃避监督,在隐匿非法所得、对抗组织审查调查上,詹顺舟挖空心思,费尽心机。早在2007年,他就在一名浙江籍老板的劝说下为妻子办了假身份证,借此来存储、转移赃款。他还将收受的非法所得存放在发小、妻子朋友、岳母、特定关系人等名下,或投资到股市、典当行、小额贷款公司、私营企业等“以钱生钱”,甚至将库房钥匙和房产、借贷、投资凭证等也存放在朋友家的保险柜里。

身在杭州的詹顺舟发小,是帮助其隐匿赃款的重要人物,2014年至2016年,其向发小转移财物达3200多万元。出于“安全”考虑,除少量资金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处理,詹顺舟先后4次安排自己的司机或行贿老板开车,每次拉着500万元到800万元不等的现金,送到数千公里之外的杭州交于发小,共计2700万元。为了做得隐秘不留痕迹,每次都是他与司机、老板、发小单线联系,指定交钱、收钱地点,频繁更换行车路线和接头地点,上演现实版的“谍战剧”。

2014年1月至2017年2月,甘肃省纪委3次就信访反映詹顺舟违规提拔使用干部、收受他人好处费、为他人在承揽工程方面提供帮助等问题进行函询,但詹顺舟每次都隐瞒事实、避重就轻,寻找理由、推卸责任,意图蒙混过关,最终放弃了组织给予的挽救机会。

在后来的谈话中,詹顺舟悔恨地说:“我一直存在一种侥幸心理,开始的时候想着找组织去自首,但是一想,只要自首这一切奋斗就归零了,不甘心,万一组织上查不着呢?后来就想着给自己脱罪,能少说点就少说点,现在想想真后悔,组织给了我那么多机会,我都没有珍惜。”

今年12月18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宣判詹顺舟受贿案,对被告人詹顺舟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赃物,判决依法没收,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詹顺舟自2002年至2018年,在担任原酒泉地区酒泉市委副书记、酒泉市肃州区委副书记、玉门市市长、酒泉市政府秘书长、玉门市委书记、酒泉市副市长、市委常委、敦煌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工程承揽、项目招标、干部职务调整等事项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配偶、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及其他财产性利益,折合人民币4780.66万元,以及美元52.8万元、欧元 1万元、港币87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被告人詹顺舟到案后如实供述调查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有坦白情节,当庭认罪、悔罪,部分赃款、赃物已追缴到案,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资料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