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疫灾凸显出的中国社会及产经重大课题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0-02-12 09:02

台湾《工商时报》社论

今年春节前夕,武汉新冠病毒疫灾在中国大陆爆发,随后疫情快速扩散、升高,迄今已席卷大陆全部31个省市及自治区,并导致全球多国紧急管制对陆人员往来,可谓灾情惨重。而这次疫灾,亦凸显出大陆社会及产业经济方面的几道重大课题,值得大陆官方予以严肃面对及积极处理,以减轻疫灾冲击,同时藉此全面优化大陆的居住及生活条件。

武汉肺炎的医学名称是“2019新型冠状肺炎”,没有中国大陆字样;亦即它的发生根源,不见得和中国大陆居民生活环境、生活方式直接相关。如一些专家学者认为,大陆居民普遍好吃野生动物,造成了武汉肺炎病毒滋生温床;这种看法,迄今只是推论,尚待医学界就此作相关的抽丝剥茧、小心查证工作。

无论如何,这次新冠肺炎疫灾在大陆肆虐过程,倒是让人们看出,大陆社会及产经层面的结构和运作机制,实存在着一些“软肋”,难怪其不耐疫灾挑战,显得手忙脚乱。换言之,这次疫灾凸显出的社经相关重大课题,有待大陆官方结合民间去妥善应对及处理。

其中,首应重视大陆大城市人满为患如何疏散课题。如这次疫灾重灾区武汉市,主城区人口即上千万,其高度群聚情况,增加了市民相互感染疫病风险。而除武汉之外,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主城区市民群聚数量、密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对疫灾的抵抗力更低。

因此,如何广建生活机能自主运作的副都心或卫星城,以疏散各大城市主城区人口,应是今后大陆整体社经发展规划要务;这方面若能做出显着成果,则未来万一再有类似疫灾,官方即不必“全市”封城,而仅须封闭灾情较重“小区块”;其对社会冲击自然可以减少。甚至,大陆官方宜考虑改革房地产制度,使农村土地所建商品房可以卖给城市户口居民;这亦有助于缓解主城区的拥挤问题。

除此之外,此次疫灾另显露出大陆“地方主义”的横行。如湖北省某些邻省接壤地带民众自行卯劲封桥断路、阻挡湖北的车和人进来,连乡间小路也被设路障。又如全大陆不少地方官府,鼓动当地居民合力“追捕”湖北人特别是武汉人,彷佛在对待逃犯。这些行为实在很夸张。

顾好本地最要紧,休管他方死活;这种自私的地方本位思维,有待大陆中央政府运用法令或道德劝说办法,来加以化解,否则,它在非常时期会冲击整体社会安定,在平时则会造成无谓内耗,也不利于内外资厂商的跨地域、全局性经营发展。

另方面,这次新冠肺炎疫灾凸显了一道产经课题,就是大陆产业门类如何长久维持齐全状态而不缺漏;尤应重视,民生必需品相关产业至为不可或缺。

以这次疫灾急需的口罩产业而言,原本外界以为大陆既是全球最大的口罩产地,供应没问题;未料疫灾一来,人们才知大陆每日口罩产能未及千万片,根本无法应付14亿人口的需求。

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大陆各级政府推动产业发展方针偏差,所种下的因。即各级政府近年大幅度对高科技产业倾斜,相对减少支持传统产业;殊不知,很多民生“吃、穿、用、医、养”所需传统产品,必须要有应急准备,否则难保不会在非常时期引起社会动荡。由此看来,大陆官方实有必要尽早相应调整产业发展方针,即在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同时,也要让民生所需传统产业保有一定的增长空间。

然而,无论高科技产业或传统产业,今年在大陆都要面对基本面的一项严酷考验,就是内需市场疲软。这是本次新冠肺炎疫灾对大陆总体经济的最大冲击。换言之,大陆甚多厂商除了产销抗疫、防疫产品者之外,今年业绩大都堪虞,也势必拖累总体经济增长率。

大陆官方如何有效扶持内需市场,是本次疫灾凸显出的重大经济课题。对此,官方首应责成国有企业带头持续提供就业机会,同时维稳职工薪资水平,以力挺民间购买力。其次,官方于必要时,不妨采取补贴手段,对购买耐久性消费品的民众给予一定比例之现金支援。

更有效的办法,是扩大银行消费贷款。这是大陆方兴未艾的金融业务,今年政策面实应让它大步发展,来应对疫灾造成的内需疲软问题。甚至,中国人民银行可以考虑释出专项资金,来支援金融机构扩大办理民间消费贷款;果能如此,则疫灾对大陆经济的损害程度,可望显显著降低。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