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余智:疫情会加剧中西脱钩与阵营化吗?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0-06-29 07:28

随着冠状病毒疫情在欧洲与美国的肆虐,这些国家对疫情始发国中国的不满、指控以及追责声浪越来越高涨。众多分析人士认为,疫情将严重影响全球化,加剧近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与中国的“脱钩”进程,进而导致世界经济分为以美国、中国分别为首的两大阵营,即“阵营化”。

笔者无意对双方的争端进行价值评判,只是根据近年来双方的关系发展,以及争端现状进行事实预测:近期内中西方发生局部脱钩与阵营化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其程度,特别是阵营化的程度,将是有限性的。

可能性与有限性

先谈脱钩的可能性。很多西方国家指控:中国有关部门在疫情早期打压“吹哨人”,且隐瞒相关信息,错失疫情控制最佳时期,导致疫情大暴发,并迅速向世界外溢;同时通过影响世卫组织,对外发出错误信号,影响了世界各国疫情防控。已有很多国家的相关机构,对中国提出索赔诉求。疫情结束后,围绕索赔问题所引起的中西方摩擦会迅速上升,加剧双方近年来的脱钩趋势。

中国与西方国家的经济矛盾由来已久,核心是中国实行并坚持的以政府为主导的市场经济体制(西方称为“国家资本主义”),与美欧日实行的市场经济体制(西方称为“自由资本主义”),存在深层冲突。在近期内,看不到中国有改变自身基本经济体制的强烈意愿。

同时,最近几年中国发生的政治与外交方面的变化,明显不符合西方的期待。美国高官已多次对此进行明确宣示,而中国则针锋相对指出美方的期待本来就不合理。这两方面都必然使西方国家考量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性,将经济上的“国家安全性”放在重要位置,促进双方经济在一定程度上“脱钩”。

这样的脱钩进程,在疫情之前的中美贸易战期间即已开始。疫情,只是从两方面加剧了西方的脱钩意图:一是疫情初期的中方表现,使西方加剧了对中国体制的排斥程度,认为其对西方的“威胁”不仅表现在政治、经济层面,也表现在卫生健康层面,因此脱钩有助于维护其“国家政治与经济安全”,甚至“国民生命健康安全”;二是中西方由于疫情责任问题产生争端,疫情后围绕索赔问题可能产生纠纷,使得脱钩有助于维护其“财产安全”。

因此,疫情几乎必然加剧西方国家与中国的脱钩进程,包括在高新技术、医疗乃至其他领域。疫情期间,美国就已经加大了对华为与中国电信的打压,并出台了针对中国的更严格的出口管制方案。欧盟与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则出台了明显针对中国的外商投资限制。

日前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洛德建议,对美国企业迁出中国的相关成本从税收方面给予支持。虽然这只是建议,尚未实施,但疫情结束后,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与中国的脱钩举措,预计将会进一步加剧。中国高层已经预感到疫情结束后,中国的外部环境将面临较大变化,对此应该未雨绸缪。

再谈脱钩的有限性。自从中国198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后,中国与西方经济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双方各自发挥比较优势,通过生产分工、跨国资源配置与国际贸易等多种形式,给双方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目前阶段,中国的很多优势,特别是产业链齐全的优势,暂时还不能被其他发展中国家所完全取代。西方在高新技术产业方面的优势,对中国更是无可替代的。

因此,西方与中国完全脱钩,既不符合西方的利益,更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西方可能做的,而且会做的,是在一些关系军事、政治与民生安全的行业与中国有限、局部脱钩。这些领域,与高新技术是交叉、但非等价关系。这种脱钩,其实是中方不希望看到,但又很难阻止的。在其他的一般领域,双方,至少是西方企业,都有意愿继续维持合作关系。即使西方国家政府鼓励其企业从中国撤出,并为其承担部分费用,也还有不少企业会选择留在中国。

应该说明,脱钩有限性的判断是基于中西方关系的现状。任何现状都是可以改变的。如果未来双方关系持续恶化,脱钩从局部向全面转化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这里的关键是,中方相对于西方的比较优势,技术原创性较弱,而主要来自于廉价劳动力、资源等方面,这是其他发展中国家可以逐步替代的。西方相对于中方的比较优势,技术原创性较强,是其他国家难以替代的。

基于此,如果双方关系持续恶化,西方更有实力、能力与中方脱钩。正因为如此,在舆论场上,西方国家内部敢于公开提出脱钩主张;而中国有关官员的表态,以及官方主导的舆论,却一直极力反对与指责脱钩。这实际是双方实力对比的反映。从中国自身利益出发,中方应继续坚持反对脱钩的基本立场,并采取各种积极措施,防止或延缓这一过程。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