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郑浩:中美两军在南中国海发生冲突?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0-07-30 07:36

郑浩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不仅明确否定中国对南中国海拥有主权,并称国际社会不会允许中国把南中国海视为其“海洋帝国”。

蓬佩奥在声明中,首次改变以往美国政府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中立”立场,宣布“中国对大部分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利主张完全不合法”,指责中国通过“霸凌行为”试图控制这些资源,用“恐吓行为”损害东南亚国家的主权。

美国政府的“南中国海问题”立场新表述,以及美军近期在南中国海的频繁军事行动,不禁令人担心,中美两军是否有可能爆发海上军事冲突。这一问题有其紧迫性,值得深思。

从2020年上半年南中国海总体形势来看,确实出现了比以往更加动荡和紧张的情况。其中包括:在海域维权方面,中国海警船与越南、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渔船、勘探船多次发生追堵、拦截或对峙情况,有渔船被撞沉、撞翻;在行政管辖方面,4月,中国政府宣布设立海南省三沙市“西沙区”和“南沙区”,遭到越南政府强烈抗议;在军事活动方面,除了中国加大军演力度外,美国近期出动两艘航母到南中国海演习,而侦察机、战略轰炸机更是频繁进出南中国海上空,对中国施加的军事压力前所未有;在外交谈判方面,主要是中国与亚细安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C)的谈判。

自2018年中国与亚细安完成“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的第一轮审读后,至今并无突破性进展。按照事先协商的三年内完成“准则”谈判的时间表,目前还剩下不到16个月时间,“准则”能否如期签订实施,看来仍是艰难挑战。

由于这四个方面的变化仍未出现缓解迹象,因此,未来南中国海局势走向广受关注。其中,有关中美两军会否在南中国海爆发军事冲突的讨论,更是不绝于耳。部分意见认为,尽管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升级,但距离中美爆发冲突“仍相距甚远。”

例如,美国海军陆战队前情报官科特·里特认为,一些“狂热人士”将蓬佩奥的声明“视为对中国动武的法律基础”,但事实是,“无论是美国海军还是海军陆战队,如今都无法在南中国海成功地实施打击中国的军事行动。” 

俄罗斯军事问题专家阿列克谢·列昂科夫则指出,美国的所有决定,必须基于“南中国海与马六甲海峡是亚洲通向欧洲的重要海上通道,而控制这一地区势必对整个亚太地区、南至全球带来重大影响”之上,但美国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长期控制南中国海。因此,预计未来中美在南中国海不会发生重大对抗。

笔者对此有所保留。事实上,只要看清近期美军行动和中美两军关系,就不难预期南中国海局势正滑向冲突边缘。

首先,从美军近期行动来看,继7月初美军两个航母打击群进入南中国海演习后,7月17日再次驶入南中国海。美国两支航母打击群进入某一地区,通常被认为是标准的作战配置,即便不是作战,也会被认为是美军对这一地区紧张态势做相应的军事行动准备。

此外,美军E-8C侦察机、B-52战略轰炸机不断进入南中国海上空。E-8C侦察机对中国海南、广东海岸实施抵近侦察,最近距广东沿海只有134公里。对于美军的行动,中国不仅每次海空全程监视,而且也在相关海域进行实战演习。两军接触机会增加,也为可能发生误解、误判添加风险。

其次,从中美两军沟通机制的作用来看,在中美关系日趋恶化的情况下,中美两军关系亦难以维系正常沟通,过去所达成的相关共识或已成为历史。在南中国海方面,2014年11月,中美两军在构建危机预防与管理机制上,取得过重大进展,主要标志就是签署了《关于建立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的谅解备忘录》和《关于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的谅解备忘录》。

2015年,中美两军又为两个谅解备忘录新增了“军事危机通报”及“空中相遇安全行为准则”附件,并同意就其他附件进行磋商。然而,随着南中国海局势升温,中美两军似乎已经难以遵守相关共识,特别是在当前两国关系处在相互敌视的状态下,两军的相互敌视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必须指出,中美两军关系与中美两国经贸关系存在本质区别。

中美两军是相互独立、不存在相互依存的关系。因此,当两国敌对时,中美两军也不会友好。当前,中美两军的沟通与管控危机的机制作用,可以认为已被削弱,否则也不会出现当前的南中国海紧张态势。这将导致两军在缺少约束下,爆发冲突的可能性相应增加。

最后,从美国总统大选年来看,特朗普竞选连任能否如愿充满变数。日前他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未承诺“会接受败选”结果。此举令人十分担忧。如果败选,在今年11月5日初选举结束、至2021年1月20日新当选总统宣誓就职的“过渡期”内,不能排除特朗普或会采取“非正常操作”继续掌握总统大权。这当中,从技术上讲,以“对外宣战”转嫁国内危机或是可行的方式。

今年的疫情,已经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构成极大负面冲击,原本特朗普成功连任是大概率事件,如今却因突如其来的疫情而变得渺茫。因此,对极度渴望再度连任的特朗普来说,“还能做什么”已不重要,而重要的是“还有什么不能做”。在美国“鹰派当道”的政治圈内,时下广泛讨论与中国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及后果,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问题在于时机、强度及持续时间的拿捏上。

美国知名学者塞缪尔·亨廷顿曾在其1996年出版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大胆假设,下一次大国间的军事冲突将在“2010年的南中国海爆发”:美国向南中国海派出航母攻击群保护越南免遭中国侵略,而中国谴责美国侵犯南中国海主权并对美舰发动了攻击。

希望亨廷顿这一个25年前的想象,不会设假成真。

作者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

自2018年中国与亚细安完成“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的第一轮审读后,至今并无突破性进展。按照事先协商的三年内完成“准则”谈判的时间表,目前还剩下不到16个月时间,“准则”能否如期签订实施,看来仍是艰难挑战。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