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200瓶红酒挺澳洲?游院长自曝其短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0-12-07 10:21

来源:联合报

澳洲与中国大陆因人权议题交恶,北京上周宣布对澳洲葡萄酒课征反倾销税,最高超过200%,引发一阵哗然。在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也在脸书宣布,为表力挺澳洲,立法院将添购200多瓶澳洲红酒,作为近期接待礼宾用酒。他也邀请大家支持澳洲酒,与澳洲站在一起。

台湾每年进口红酒约2000万公升,其中一成来自澳洲,这个数字大约是澳洲出口中国大陆红酒数量的1%。就算全台酒友即日起改喝澳洲红酒,要想弥补澳洲的贸易战损失,当然也是杯水车薪。各国虽然纷纷发起“挺澳洲红酒”,当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实质。

问题是,游锡堃贵为立法院长,已经是仅次于正副总统的最高阶官员,出手就要有院长的架式。结果院长宣布的“义举”,却是区区200瓶,而且还不是自掏腰包,而是立院采购的公关酒。如此等级的“力挺”,想不被外人当笑话,只怕有点难。而且笑话的对象,不仅是游锡堃本人,还累及整个立法院:台湾议长带头拔刀相助,掏出来的却只是根绣花针。

立法院长逢年过节采购地方特产赠送立委,从王金平、苏嘉全到游锡堃,早就行之有年。游院长如果每位立委致赠一箱,也可多增加近700瓶。如果在箱上多做点文章,例如贴上“捍卫民主自由,声援澳洲”之类文句,以如今的媒体生态,当酒送到各办公室时,自然会有立委联络媒体拍摄,做足宣传。

就算立法院长的公关费用比外界想像得更少,游锡堃的财力比外界想像得更清寒,也不是没法把事情做到漂亮。以议长之尊,以及游锡堃在政坛大半生的深厚人脉,当然有企业界的朋友,请这些富商巨贾认购,只是小小人情,却可轻松让场面符合议长的分量,而不是办家家酒。

举例而言,1999年行政院长萧万长访问马其顿,便邀请50多位企业界人士同行,这些跟随前往的大老板,当然要在当地采购,才能帮萧揆做面子。当时引进的产品,就包括马其顿红酒,后来销路意外不差。另外,早年金门陈年高粱一度供过于求,酒厂找上当时的立法院长王金平。立院因此与金酒合作,推出立法院专属包装的纪念酒,一炮而红,甚至限定每名立委每月只能采购六瓶。

换言之,游锡堃若是当真想帮助澳洲葡萄酒,其实手头可用的办法多得很。甚至于更取巧的办法,大可以宣布:未来一年(或其他时间范围)立院宴客,都将采用澳洲的“自由佳酿”,至于到底买多少、用多久?则完全不用提起。

结果游院长不但连一点财力或人情都没动用,甚至连自我包装都懒得伤脑筋。显然不过只是看到反中风潮,就急着上去搭顺风车,至于如何把顺风车搭得漂亮,心思都不想多花。

江湖人士一亮相出招,众人就知功力深浅。就此来说,游院长又泄了自己一次底。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