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卢信昌:拜登主政下 对华战略的新近观察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1-02-21 14:48

作者:卢信昌

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于本周三所发表的研究报告,就中美脱钩的总体走向与产业的分门影响,明确指出:撇开国家安全项度的考量,无论撤出在中国大陆的企业投资,或是美、中之间的高关税,美国企业因此面临的损失,都将高达数千亿美元。

自不待言,南海与东海的对峙风险,正逐步走升;而拜登国安团队于就任之后,则重复演练特朗普政权当时的军情部署与外交动作,像四方联盟(Quad)的关系与定位得紧急磋商、航空母舰集结与路径轨迹的公告,带起扩大联想。就在稍早的新闻发布,由美国、日本、印度和澳洲外相所举行的视讯会谈,针对南中国海、东海的岛屿纠纷,与会者关切中国大陆新修海警法的开火授权,可能会有进一步改变现状的作法。

此番的四方安全对话,锁定“自由且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主张要持续强化民主阵营的集体韧性;兼及于新冠疫情、反恐和假讯息、气候峰会,以及缅甸政变的后续该如何善了等具体议题。不仅由美国国务卿亲自主导,也是总统拜登上任以后的头一回。

反观,美国商会于此际的呼吁,一旦全球经济体走到脱钩的总成本,与在替代方案上锁可以有的替补与作用力,诸如:在中国直接投资如果减少一半,美国出口受损的GDP减少,约在5000亿美元之谱;如果不做全面性的脱钩,而只就危及美国国安与军事实力的提前布防,尤其要协同盟邦应对中国事务,而不要采取单方面的攻势行动。

特朗普于接手政权初起,即抱着不惜漫天烽火的战术威逼,希望让各方心生惧畏而能屈人之兵。此际,国务卿主导的四方会谈与美国商会报告的推出,前后只差一天;若旧议题范围与应对细节来看,拜登政府针对中国崛起的作法,是要政经分离、扩大包围、保持耐性和确保能在多方架构之下,做成有长远规则可依据的决议遵循。

诚然,错判全球的发展需要,自然要损害到美国的生产出口和在知识创新的应用报偿。美国商会虽然只做成在经贸角度的评估计算;何况在有些时候,形势硬是比人强啊!然则,应对中国大陆兴起的战略,应该采取的“平衡且理性态度”,不仅能打击中方企业的侵权意图,也能应对其于周遭局势所被迫采取的一意孤行。

作者是台湾大学国际企业学系副教授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