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摆脱美元呼声再起


 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  更新时间:2020-07-24 07:33

特稿 陈婧

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李永宁认为,更多中国企业“走出去”将带动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不过,现阶段中国可以通过争取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支持,扩大人民币的使用范围。“除了在境外推广人民币,也可以鼓励更多外国投资者在境内使用人民币。”

中美金融战一触即发之际,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摆脱“美元霸权”的呼声再起。受访专家和学者认为,美国制裁措施预计对华影响有限,但由此引发的危机感将让中国重新审视近年来步伐渐缓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过,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难以一蹴而就,决策层也得做好为此承担金融乃至政治风险的准备。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签署《香港自治法》,作为对中国实施香港国安法的回应。美国可依据此法,制裁侵犯香港自治权的中国官员和个人,以及与他们有生意往来的金融机构。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说,美国可能切断中国或香港进入美元结算市场的渠道,让中美金融脱钩。

在此之前,一些体制内人士就对中美开打“货币战”发出预警。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6月22日在公开论坛发言时指出,中国多数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开展国际业务时主要依靠美元支付体系,这套支付途径的安全性“值得担忧”,未来10年应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周力同天也撰文呼吁中国通过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来摆脱美元霸权,避免美元成为“扼我咽喉”的重大风险因素。

但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白士泮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研判,美国不太可能完全禁止香港和大陆银行使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这一国际支付清算主要通道,因为这会极大伤害美国在华利益。

他说,美国将因无法购买中国生产的廉价商品而引发通货膨胀,对持有大量美元储备的中国施加金融制裁,也将影响美国作为国际货币的地位,导致美元国债的国际需求下降。

不过,即便美国没有祭出货币脱钩的“核弹级”制裁手段,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有助于中国降低过度依赖美元资产带来的风险。彭博社数据显示,中国四大银行去年底美元负债规模高达1.4万亿美元(1.9万亿新元),而中资企业本月初的离岸美元债和贷款存量规模约为9540亿美元,比2017年时翻了一倍。

降低国际货币体系对美元的过度依赖,是2009年中国启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出发点之一。11年来,人民币交易虽然持续增长,但在国际交易中所占比重依然很小。

根据SWIFT昨天公布的数据,今年6月人民币是第五大国际支付货币,但占比仅为1.76%。相比之下,第一、第二位的美元和欧元占比分别在四成和三成左右。

资金外流管控阻碍人民币国际化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加西亚(Alicia García Herrero)指出,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跨境结算中约六成都用于贸易,其次是在中国境内的外国投资,最后才是中国公司的境外投资。海外投资者持有的在岸人民币资产有所增长,但作为官方储备的人民币依然极其有限,凸显了人民币使用范围的局限。

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李永宁分析,美国联储局今年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令各债权国担心美元贬值,也推动市场寻求美元以外的国际货币,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有利环境。不过,2015年的“811汇改”导致人民币短期内大幅贬值,促使大量资本外流;官方为抵御这个趋势对金融稳定性的冲击而加强管控国内资金外流,极大限制了人民币的国际流通性,至今仍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大阻碍。

李永宁说:“要提高人民币国际流通度,当局就得放宽资金流动管控。但在面对外部冲击时,官方又难以舍弃这道‘防火墙’,因为资金外流将动摇中国的金融稳定、宏观经济稳定、乃至政治稳定的根基。决策层是否愿意以此为代价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现在还很难说。”

白士泮也认为,若要提升人民币流通度,中国官方必须完善人民币利率与汇率市场化,推动资本项目控制开放,并考虑到如何监测与应对这些改革可能带来的金融市场震荡。

此外,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程度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这就要求中国银行增加与他国央行执行货币互换安排、加强对国内金融市场的治理与监管,并提高国际社会对中国法律、经济与社会机制的了解与认同。

他进一步指出,中国若要应对美国的制裁行动,不能只靠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而是需要全方位、多管齐下的对策。一些分析师就建议中国把美国国债转变为其他形式的资产,把部分美元储备转换为粮食石油等战略物资,以此减少对美元资产的依赖。

人民币国际化不可一蹴而就

在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呼声高涨的同时,也有一派声音提醒,人民币国际化难以一蹴而就。有“人民币先生”之称的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就曾多次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上月再度强调,如果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就会逐步向前发展,不必急于求成。

李永宁认为,更多中国企业“走出去”将水到渠成地带动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不过,现阶段中国可以通过争取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支持,扩大人民币的使用范围。“除了在境外推广人民币,也可以鼓励更多外国投资者在境内使用人民币,例如在上海这个境内金融中心,以及海南这类自贸港。”

白士泮则从当前国际局势研判,人民币国际化可能会遭到一些西方主流国家的反对和阻挠,中国因此需要在国际外交场合做更多工作,争取更多国家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持与认可;同时进一步鼓励和扩大境外人民币离岸中心如香港、新加坡与伦敦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贡献。

有“人民币先生”之称的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就曾多次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上月再度强调,如果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就会逐步向前发展,不必急于求成。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