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花木兰》片尾鸣谢新疆公安等机构再陷争议


 新闻归类:国际新闻 |  更新时间:2020-09-10 07:22
迪士尼耗资2亿美元拍摄的电影《花木兰》,因制片方与中国新疆地区有关

新上映的迪士尼年度大片《花木兰》,因在片尾致谢中国新疆官方机构和中共宣传单位,在社交媒体上再度引发批评和抵制活动。

此前,该片主演刘亦菲,因在香港暴发反修例抗争时公开表态支持香港警察,已有港台等地的民主运动人士呼吁抵制这部电影。

综合英国广播公司、美国之音等报道,《花木兰》上周陆续在全球各地上映,有网民发现,《花木兰》片尾字幕特别标明致谢新疆吐鲁番公安局,以及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等八家机构。

美国商务部旗下工业暨安全局(BIS),去年10月将吐鲁番公安局纳入“违反美国外交政策利益”的中国实体。

对此,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区主任李察逊(Sophie Richardson)告诉美国广播公司,迪士尼的公开感谢名单,让人质疑迪士尼有无与新疆当局往来、往来方式等。

《花木兰》在新疆拍摄引发批评和争议后,迪士尼没有对电影拍摄地点和片尾致谢字幕发表评论。迪士尼曾因为在1997年推出影片《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而触怒北京。后来,迪士尼主管曾为此向中国道歉。

《花木兰》的制作设计师Grant Major向《华尔街日报》透露,该影片的确有一小部分是在新疆拍摄的。据了解,在中国任何地方拍摄电影都需要获得当地有关部门的许可。

Grant Major表示,自己和制作团队的其他成员在新疆花了几天时间选景,随后有一组工作人员返回那里进行拍摄。他说,一些外景会选择在新疆拍摄,主要是因为新疆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据报道,《花木兰》导演卡罗(Niki Caro),曾于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过一张沙漠景观照,且位置标记为“亚洲/乌鲁木齐”。乌鲁木齐是新疆的首府。

目前尚不能确定迪士尼或《花木兰》剧组是如何与新疆有关部门合作的。

对于迪士尼在新疆拍摄受到舆论批评等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所谓涉疆问题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问题,强调“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再教育营’”。

他并反驳郑国恩指吐鲁番公安局是新疆“再教育营”负责管理单位等说法。

“媒体已经多次披露,郑国恩实际上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他专门以炮制涉疆谣言、诽谤中国为生。希望媒体不要被他的言论所蒙蔽。”的合作,近期遭到了人权活动人士的抨击。(互联网)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