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廖峥嵘:新冠病毒疫情迫使中美合作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0-02-14 07:51

亲爱的读者,您访问的是转码页

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

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

点击进入原网页

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

·返回联合早报首页

1月中旬,中美历经千辛,终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用中国副总理刘鹤的话说,它阻止了中美关系下滑趋势,证明经贸脱钩是不现实的。这说明,中国希望协议能够开启两国相向而行的新势头。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协议签署后表示,“中美关系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中国老百姓看来又可以过一个欢乐祥和的农历春节。但是,数日不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疫情,粉碎了乐观情绪。

作为涉及面较广的公共卫生事件,2019冠状病毒疫情本可为改善紧绷的中美关系,提供一次转圜良机。然而,双方虽然有意开展合作,但过程中仍然摩擦不断,突显关系的脆弱、复杂,以及恢复政治互信的高度艰难。

疫情发生后,美国的反应十分复杂。特朗普数次表态,称赞中国的抗疫努力并表达对中国领导人的感谢,同时也表示美国愿意提供帮助。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还在白宫春节晚会上,带头向感染病毒的死者默哀;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罗表示,美国计划向中国派“最好的专家”,并称抗病毒与经贸谈判无关,是基于“人道主义本能”。

但同样也是商务部长罗斯,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疫情可能有助美国就业岗位回流。库罗德也作出过类似暗示。国务卿蓬佩奥则不改鹰派姿态,在会见英国外交部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心威胁”。

从行动上看,美国政府在表示要积极支持中国抗击病毒的同时,提出派遣顶级卫生防疫团队援华助战的建议,中方接受了与美官方在世卫组织框架下的防疫合作。1月29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利普金(W. Ian Lipkin)教授赶赴中国,参与抗病毒工作。

2月初,美国跨国药企吉利德向中国提供了处于试验阶段的抗冠状病毒药物,用于临床救急,并公布其分子结构。一旦临床证明有效,中国便可自行仿制。2月上旬,第一批美国官方援华医疗物资到货。据中国学者通过网络统计,截止2月上旬,美国企业对华捐助在各国中位列榜首。

但是,初期看似密切的合作中仍然龉龃不断。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尔(Alex Azar)认为中国“拒绝接收”美国专家团队的援助请求,称中国“不够透明开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反唇相讥,称中国早从1月3日起便向美国通报情况,指责美国在世卫组织明确表示不主张对中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的情况下,“反应过激、过度”,第一个从中国撤侨,升级涉华旅行限制,带动多个国家跟进,与世卫要求背道而弛,“不够厚道”。而且截止2月初,美国“没有提供实质性援助”。

从网络舆情看,中国民众这次对日本等国的援助姿态的评价要好于美国。实际上,日本民间对华援助并没有美国多。疫情扩散期间,美国参议员科顿给白宫写信,呼吁禁飞所有来往中国的民航班机。科顿还抛出了“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阴谋论,引来《赫芬顿邮报》的反驳。

美国国会众议院1月28日通过了《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1月31日,美国空军一架B-52H轰炸机进入台湾飞航情报区巡航,执行持续轰炸机进驻任务。美国国务卿马不停蹄,先是赴英国游说,企图挽回英国政府允许华为提供非核心5G设备的决定;后又赴中亚,以帮助抗击来自中国的疫情为由,离间中国与中亚邻国关系。美国司法机关还以秘密参与中国“千人计划”为由,逮捕了著名学者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系主任利伯(Charles Lieber)教授(后获保释)。

几起事件发生在中国外交部指责美国“乘人之危”之前,其间的逻辑联系,虽有待细究,但仍显示出中美战略互疑重重,关系复杂诡谲。

中美经济联系紧密,而且深深嵌入经济全球化网络中。贸易战已证明是两败俱伤。美国政府加征关税措施破坏了全球供应链,增加了美国消费品成本。这次公共卫生事件,正如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教授所説,不但会打击中国,也会影响美国经济增长。谁也不能置身事外。

中美两国都是大国,如基辛格所说,都具有在贸易战中不可能被击败的实力。美国一些势力从削弱战略竞争对手出发,鼓吹忍受一定经济痛苦,期望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他们也许寄望这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能够加剧中国经济运行压力,进一步削弱中国。但这不可能实现。

2003年冬春,沙斯(SARS)疫情肆虐中国。当时中国经济处于自1995年以来的极高速增长阶段,年增速超过10%。2003年第二季度的增速突然降至9.1%,但是从第三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反弹,增长高达10.4%,使得全年经济增速仍保持即定轨道。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方分析认为,与沙斯时相似,当前疫情短期内会对中国经济产生较大影响,但不会导致其偏离长期增长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中国仅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4%;到2020年,其份额已增加到17%。彭博经济学者认为,这意味着,与沙斯时不同,如果中国经济下滑幅度大,全球的溢出效应将更大。首先是中国的亚洲邻居日本、韩国,其次是欧盟国家,然后是美国。如果疫情在短期内得到控制,大多数国家将从第二季度开始得到恢复,全年的增长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不确定性挥之不去。因此,中美合作抗疫不仅仅体现了“人道主义本能”,不单单是救死扶伤,也符合包括中美在内各国稳增长,促发展的需要。中美两家合计占世界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担负的责任尤其重大。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谁也不愿意看到冠病疫情发生,但它再度凸现两国合作的重要性。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平发展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9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